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从5月6日开始,联想被冠以“美帝良心”标签并逐渐陷入“卖国”漩涡,到5月16日柳传志两度公开回应、5月17日商界众大佬集体声援,舆论在两周不到的时间里快速发酵。虽然联想以极快的反应澄清了事实,华为也第一个出面证明了联想投票并无问题,但在事实澄清后——为何联想在舆论的风波里还是越陷越深?为何网络上群众对联想依然是骂声一片?是谁在背后不停地搅动这趟浑水?其中可能的关键影响因素又有哪些?枫哥来聊聊。

一、中美博弈的窗口

其实大多数人都已经意识到,本次事件发生非常蹊跷,2年前的一场投票突然在2年后形成狂热的舆论,背后目的暂且无人知晓,但有一个确定的情况,那就是在即将到来的6月份,要讨论投票确定5G的另外两个重要应用场景的编码方案。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5G有三个重要应用场景,每个场景都需要确定一套编码标准,2016年投票确定的是eMBB场景编码方案,它对应的是3D及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场景,是此次联想风波涉及的场景。另外两个场景分别是mMTC和URLLC,mMTC对应大规模物联网业务,URLLC对应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时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这两个场景的编码标准即将在今年的6月进行讨论和投票决定。

对于未来互联网的发展趋势来讲,eMBB场景应用是目前三个场景中经济效益来得最快的,因此对于企业来说,谁拿下编码标准,就意味着谁能站在利润的顶端。而6月要确定的这两个应用场景的编码标准对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甚至对中国智能制造实现飞跃有着更为关键的支撑作用,因为大规模物联网、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场景对于单个企业来说很难独立搭建,更多地需要国家在产业政策层面给予支持,统一引导形成产业级的平台来实现。

基于此,就不得不让人将这次联想投票风波,同即将来临的6月投票联系起来,毕竟在大规模物联网、工业自动化等平台级产业场景的5G标准制定上,中美企业的博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中国和美国的博弈,中国在不断崛起的过程中,需要掌握更多的高科技技术主导权,因此此番投票关系重大。

鉴于3GPP是一个基于企业间的非政府组织,中美两方政府不能直接出面干预,因此此风波如果破坏了国内科技企业之间的团结,造成严重内讧,那对于背后的黑手来说在即将到来的编码标准争夺战中,将占据有利之势。

从国际局势层面看,此番舆论不断发酵之时,正是中美贸易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际。5月16日,国家副总理刘鹤作为特使赴美开展第二轮中美贸易谈判。必须注意的,是此次与美方展开谈判的背景!由于5月初在北京的第一轮中美贸易谈判未达成实质性的协议,第二轮谈判因此被寄予厚望。从谈判策略来看,第一轮是双方的试探和首次交锋,意在表明态度,摸清筹码,探明底牌。据说美国代表团当时带来了减少2000亿美元贸易逆差的清单,但中方没有接受这个清单。在双方领导人加强了互动和斡旋之后,双方都做出了让步的姿态,特朗普对制裁中兴通讯突然“松口”,而中国也开始重新审查高通对恩智浦的并购案,并重新考虑对美国农产品进口的关税问题。可以相信,对于第二轮中美贸易谈判,双方都寄予了希望,但也因此局势变得更加复杂,谈判压力也会更大。

而在这样一个中美贸易争端谈判压力剧增之时,国内民众的民族感情也自然随着局势的宣传而紧绷,压力不断向全国各个层面在传导,一旦有任何被冠以爱国旗号的舆情煽动,都会形成民意井喷,造成局势混乱。而联想投票事件刚好可以被借机利用,达到“一石多鸟”的目的,也因此,“联想电脑在美国售价比在国内便宜”这种陈腔滥调也纷纷被拿出来,抹黑联想不择手段,目的就是要让舆论不断升级,商界内部混乱局势不断加剧。

有文章从企业舆情公关的技术角度指出,舆情的泛滥是因为联想在回应网络舆论时犯了几个致命错误,其一是在5月11日的声明中草率地将Polar码拼错成了“portar”和“portal”,这种不专业的低级错误酿成了灾难;其二作为董事长杨元庆的在朋友圈的回复显得过于傲慢,甚至以带有质疑的反问语气提出了一个引发舆论争议的问题:技术标准与爱国能挂钩吗?这立马成为事件升级的催化剂,招致了更多的骂声和议论;其三作为联想创始人,号称“民营企业教父”的柳传志一出面就用“砸联想人的饭碗”“要我们终身蒙羞”“窝囊废”等极端的字眼和词汇将舆论推上了企业存亡的高度,导致了舆论彻底被引爆,群情变得激愤,最终连商界赫赫有名的大佬们也不得不出来站台,卷入其中。

当然,对于联想这样一个经营了30多年的国际型企业来说,公关水平应该不差,毕竟在此之前联想也曾多次陷入各种舆情风波,近期的就有superfish事件,都得到了很好公关处理,但此次暗含政治目的的舆情风暴并不是容易对付的,尤其是裹挟了民意的风暴更是可以杀人不眨眼,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因此即便是有公关高手来处理此事也难免左支右绌,难以挽救局面。

而此时正值中美谈判时期,官方不宜直接出面干预舆论,即使有CCTV、新华网等官方媒体陆续发声为联想澄清事实,依旧没有形成舆论效应,这也是为何需要商界大佬出来发声的原因。

二、一个极端假设:如果失去联想,意味着什么?

回过头来看看风暴的焦点——联想本身,做一个极端假设:如果我们就此失去联想这样号称以产业报国的企业,那将意味着什么?

无可否认,联想目前转型十分艰难。正如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所说,其所处的行业已经从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过渡到智能物联网的新阶段。而联想的两大支柱业务:PC和手机都不能满足这个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了。这从联想这些年逐年下滑的财报业绩就能体现出来,2014年营业收入463亿美元,2015年下滑至449亿美元,2016年继续下滑至430亿美元。净利润也起起伏伏,2015财年甚至出现了1.3亿美元的亏损。而在2018年5月4日,香港恒生指数有限公司宣布,从6月4日开始,联想集团将被从“恒生指数50只成份股”中剔除,由石药集团取而代之,这已经是2003年登陆港股以来,第二次被踢出恒生指数50成分股。

尽管如此,联想却仍不可被忽视,来看这样一组数据。2017年全球笔记本出货量达1.647亿台,联想占据20.2%的份额,虽然从2017年第二季度开始,联想失去了全球笔记本电脑出货量第一的宝座,但其20.2%的市场比重仍然是一个稳定而又可靠的凭仗。

虽然,当前笔记本电脑正逐步被手机、平板电脑等替代,其购买率和使用率将逐步走低,不可否认笔记本电脑所承载的娱乐休闲功能确实已经被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所分流,但笔记本的办公属性在短期内仍将无法被替代,这也正是小米、华为开始涉足笔记本电脑领域,要在这样一个早已瓜分殆尽的市场强行分一杯羹的原因。

作为未来智能物联网架构中极为重要的一环,笔记本电脑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传统的PC互联网时代,笔记本电脑仅仅作为独立的娱乐和办公工具,在未来联想的智能化转型中,所有的PC端都将打造为智能设备、智能服务、智能行业、智能互联的载体,是整个智能物联网建设中To C端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未来要跨前一步实现广泛的智能物联,必须得依托当前联想笔记本行业内地位和稳定的市场份额,因此联想虽然业绩下滑、舆论风波甚嚣尘上,但失去它,就意味着中国智能物联网的建设就失去了一块重要基石,对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升级将是一笔重大损失。

而另一方面,联想集团也有着它的代表性和独特性。从代表性来看,2003年收购IBM的PC业务,2013年联想集团坐上全球PC第一把交椅,2014年完成对摩托罗拉的收购,短短30年时间,它从一家毫不起眼的计算机代理商成长为全球PC第一强企业,也成为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化的完美案例。从独特性来说,柳传志创业,正是在中科院计算机所面临困境,需自寻出路、开辟经济效益的大背景下,在当年计算机所领导的各项优惠政策下一步步走向成功的,这其中不乏柳传志等人创业的拼搏,而政府部门和各企事业单位作为联想PC发展路上的主要采购者和支持者,也体现出国家对民族企业的支持,这种国家与企业良性互动中形成的政商关系和形象,不容随意失去,这也是极为重要的一个启示。

三、自媒体不能沦为裹挟爱国情怀的“买办”

对于联想创始人、教父的柳传志来讲,他可以忍受公司业绩在自己卸任后连年下跌,但无法容忍有人往自己的企业身上泼脏水,尤其是脏水刚好泼在了他最看重的联想作为民族企业的定位上。他的发声,直接带动马云、李彦宏、刘强东、潘石屹、周鸿祎、刘永好、曹国伟、程维、毛大庆、胡晓明等企业大佬出来集体声援联想,可谓是整个商界都在为联想撑腰,上演了一场——“柳传志怒吼,全商界声援”的精彩大戏。

而从这场大戏里面,我们首先看到的是,社交媒体又一次显露出了虚妄性和脆弱性。汝之砒霜,彼之蜜糖,以罔顾事实的言论来博取眼球吸引流量,可以说是当前众多网络新媒体的生存要义。投票事件的事实还没弄清楚,“美帝良心”“卖国贼”的帽子就已经给联想扣上了,这样的不负责任言论在自媒体圈里似乎已经“蔚然成风”,包括前些天“马化腾回复”PS事件,这些现象都一定程度地说明,自媒体时代需要找回真相和良心。

随着国家不断强大,民族自豪感不断增强,民族情感也不断累积,而自媒体时代,新闻的传播能级不断增强,信息也更易泛滥和肆无忌惮,一旦与民族情感擦出火花,就会迅速燎原。民意可能会被一篇文章、一张图片甚至是一句话所轻易裹挟,最新鲜的例子就是与联想投票事件同时发生的罗永浩“精日”事件,一些随意的网络调侃和用词一旦被别有目的的人冠上“爱国”“民族”的标签,那造成的后果可能就不堪设想。

某种程度上讲,面对快速发展的社会主义中国,西方改变了对中国西化、分化的策略,他们从宣扬和贩卖西方的民主政治和价值观念,进阶到利用群众斗群众,以捏造的事实、以个别分子作为他们的前台代理,煽动热情民众的民族情感,企图很显然就是在内部瓦解我们的阵营。

遗憾的是,西方似乎已经成功了,他们在我们的内部培植了一大批当大家同仇敌忾去战斗的时候,却在背后泼冷水、说风凉话,甚至是拆台的人。

勒庞的代表作《乌合之众》中就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一个人融入到一个群体后,他的独立和理性极易丧失,情绪会容易被激化形成群体行动。我们所需要警惕的是,在网络空间中,要避免我们的爱国热情为他人所利用,避免我们的理性和理智被人视为软弱可欺。同时也要防止因为内部的内耗,使原本爱国的行为被转移了视线,改变了初衷。


上一篇: 风行互联网的免费策略,在数字货币战场能有多大作为?
下一篇:人工智能来了,愿没有任何人被时代抛弃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