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1-20

AI火了,一个“Master”就颠覆了整个围棋界,再发展下去,机器人是不是真要干掉人类了?

从长远来看,这还真是有可能的。无论是互联网亦或者是移动互联网,其本质都在于打破中介壁垒和信息不对称,从而提高效率。但互联网毕竟只是工具性的,相比互联网,AI可能能更进一步,帮人去思考和做决策,让人类轻松穿过冗杂的数据海洋,抵达彼岸。从这个角度看,未来复杂重复的工作被机器人干了,分析和思考能力也被机器人学去了,人类的价值也就被重新定义了。

当然,这个话题有点扯远了。从大的行业趋势来看,人工智能走向商业化可能起码需要3、5年的时间。不过,这并不妨碍在一些垂直细分领域,在一些小的点上率先实现突破,走入商业化,走向寻常百姓家。譬如我们熟悉的阿里、京东等电商,率先将人工智能应用到网购之中;又譬如最近新出现的一款人工智能企业服务应用——Super CPD, 据说能让企业APP运营者以后再也不用加班了。纳尼?!这是怎么做到的?我们来分析下。

据了解,Super CPD是一个基于机器学习的智能投放系统,其强大之处在于,它会自动学习企业运营者的投放策略,通过学习历史数据以及运营者对成本、位置、时间的设定,计算当前的竞争情况,给出最适合的投放方案进行投放。这意味着,企业运营者可以培养一个适合自己产品的投放机器人或者私人投顾,你只需要告诉它想要达到的投放目的,至于怎么用最省钱的方式去和同行竞争该位置,交给机器人就可以了,它会帮你做出性价比最好的投放运营。

这么讲可能有点抽象,APP的CPD模式(Cost per download)和百度竞价其实很像,我们不妨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有5家企业的APP运营者想要投放应用商店某推荐位,都想用尽量低的价格拿下好位置,原本4家的心理投放价格可能是10元,但在这种多方博弈的局面下,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性,最后投放价格可能会被推高到20元,造成多输的局面。而Super CPD则由于其人工智能的强属性,可以在全局监测、实时计算竞争压力的基础上,调整投放策略,最后用11甚至10.1的价格锁定投放标的,大把钞票就被省了下来。而对运营者个人来讲,也可以从实时且繁杂的数据监控工作中解放出来,痛痛快快地去休息去度假,从这个角度来看,Super CPD也算是一款有情怀的良心应用了。

话说回来,Super CPD或者说人工智能与以往人力相比,优势可能在于这样几点。

机器与人比,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持续处理重复性事物且完全不需要休息,这也是人工智能进化的重要手段之一——反复学习,直到超越。笔者前段时间在讨论阿尔法狗问题时就认为,阿尔法狗之所以能完败李世石、横扫60位围棋冠军,很大程度是基于接近1亿次棋局的模仿和推测出来的,这些棋局人类一辈子也下不完。Super CPD同样如此,它可以无时无刻都处于工作状态,代替人力进行加班,实时盯着APP投放市场的竞争状态,以便做出最佳选择。

其二,人工智能在计算能力方面显然也远远强于人力,从目前的应用市场来看,30家主流应用平台、海量的应用数据、实时的变化和分析都是对人力的巨大挑战,这种事情交给人工智能再适合不过。据了解,Super CPD一秒钟可以完成100万次数据计算,每天可以处理15T数据,再匹配上“智能”的策略学习能力,做出最优决策成为可能。

事实上,相较于阿尔法狗,Super CPD依托的这种策略学习和进化能力看起来更加“人工智能”一些,毕竟阿尔法狗面对新局面应变能力很差,其学习过程也“没有高层思维和概念”。倘若Super CPD未来持续在策略学习方面进行强化,从而真能帮人去思考和做决策,那就真的厉害了。

当然,人工智能未必真能解放人类,但Super CPD以上这些特点却足够解放一部分加班狗群体了,起码APP运营者不用加班了吧,机器人代替人类处理重复、复杂的工作,消除时间叠加繁复的工作流程,运营者可以从更高纬度全面思考投放运营的新规则,这让运营工作得到全新的提升。而目前人工智能商业化主要方向之一的自然语言处理会解放一部分程序猿、翻译加班狗,机器与机器人学习在智能医疗、智能汽车等方面的演进也会解放一部分医生、司机加班狗……等等。

上个月滴滴发布了一个加班最狠的互联网公司排行榜,BAT等一众互联网巨头集体躺枪,这两天京东又宣布要投入7500万支持春节期间的加班员工,笔者倒是觉得,以后大家不要再秀加班文化了,以后Super CPD这样的“加班狗”治愈神器必然会越来越多,未来的互联网公司搞不好再也与加班没半毛钱关系了呢?一切皆有可能。

2016-11-22

68年出生的李彦宏,即将走完他的“不惑之年”。

前几天,李彦宏在乌镇大会上高呼——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然后用无人车的精彩亮相以及百度大脑的漂亮入选宣告了下一站——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笔者突然觉得,经历了很多,想通了很多,百度终于也要迎来自己的“不惑之年”了。2010年谷歌撤离大陆也许是百度进入“而立之年”的标志性节点,百度从此确立了搜索引擎市场绝对王者的地位,也随之进入事业小成却惶惑难安的境地。

从“而立”到“不惑”,2016年为百度划出了一条分水岭。

经得住多大的诋毁,就受得起多大的荣誉。某种程度上讲,这正是百度的真实写照。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这几年,从没有一个中国公司像百度一样,深刻影响着我们每个人,又不断遭受着成吨的“口诛笔伐”。

但坦白讲,2016年之前的这几年,百度其实并没有遭受太大的危机,所有的“危机”都停留在百度的“肉”上——也即业绩疲弱。口水虽多,却未免寡淡,最尖锐的批评也不过是——百度已经掉出了BAT。

从财报和股价的角度讲,这是不争的事实,百度确实掉队了。最近BAT陆续公布了各自的三季度财报,百度182.53亿元的总营收与阿里的342.92亿元、腾讯的403.88亿元差距甚远。而截止11月18日,阿里市值高达2269.54亿美元,腾讯市值18328.05亿美元,百度市值则只有570.25亿美元,与AT已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不过,只是以财报和股价来判断百度到底行不行并不多么科学,无论是从体量、规模、盈利能力、影响力等各个角度来看,百度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依然都是首屈一指的。

而2016年百度遭受的第一重“生死危机”,则穿肉露骨,深入到了百度的公信力和价值观。从血友吧到魏则西,从虚假广告到内部贪腐,被放在白炽灯和“放大镜”下的百度彻底激怒了公众,百度是“恶”的,百度的“恶”是最大的“恶”,舆论和质疑像潮水一样将百度十几年来构建的精神堡垒瞬间推倒。

吊诡的是,一向自恃爱国的众多网民开始强烈怀念起了远在重洋外的Google,Google似乎也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多次传出要重回中国市场。事实上,百度与Google的对比一直没有停止过,只不过当Google的阿尔法狗遇上了百度左冲右突的外卖,这种对比抵达了讽刺的极致——百度真的是科技公司吗?百度为何如此不务正业?(人们选择性地无视了百度在科技方面的持续投入)这种忧虑不仅事关百度的血脉和基因,甚至一度蔓延到了国人对中国整个商业业态和创新环境的惶惑。

不过,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百度血、骨、肉的解构和崩塌也许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我们都不陌生,小到个体,大到宏观经济,惯性永远都是最可怕的事物之一。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讲,偏离航道甚至自我革命都太难了,未知的恐惧会轻易吞噬内生的那一点点动力。

百度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改变同样令人瞩目。从某种意义上说,李明远等人的“腕骨”出局,多少有点与惶惑的“而立之年”告别的仪式感。不再跟随,不再迷茫,回归科技本身,all in 下一个趋势,这可能是百度目前最好的出路。

当然,这会是一条正确的或者说好走的路吗?

换个角度多说几句吧。正所谓,顶级公司造势,中等公司乘势,尾部公司追势。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了,李彦宏这句话也许只是讲出了一部分事实,作为创始人为下一站振臂高呼也是容易理解的。

事实上,人工智能这个概念从1956年出现至今已有60年的漫长发展历程,虽然国外Google、微软等巨头都在发力布局,但这个概念被国人熟知也不过是这一两年的事情,距离完全商业化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人工智能之于百度同样如此。虽然,在资本层面百度在9月份成立了专注于人工智能以及AR、VR等下一代科技创新项目的百度风投,在科研层面先后建立了大数据实验室、深度学习实验室和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在产品和应用层面打造了无人车、度秘并且借助“百度大脑”开始尝试应用于医疗、金融等行业,但所有这一切都不能在短时间内为百度带来正向回报,反而需要百度持续的资金、技术和人员投入。

而对于近些年来略显“急功近利”的李彦宏来说,真的能为人工智能预留足够的资金和时间并等待它开花结果吗?

多年以后,最终得益的会是百度吗?还是心存善念吧,至少,正走在“不惑之年”路上的百度,还有一个“知天命”的机会。

———分割线————

晓枫说,游走在科技与人文之间,新浪创事记、百度百家、今日头条、搜狐、艾瑞、品途等专栏作者,联系请加个人微信angao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