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3-18

“阿姨,我能不能支付宝转你5块钱,你给我几个硬币,我没带现金想给车子充下电?”“行,你扫下码。”

十八线小山村:两辈人的互联网冲击

十字路口,十八线小山村,烙煎饼的阿姨一边忙活着,一边爽快地答应了小姑娘的请求。此时,我正坐在小板凳上,吃着黄太吉们永远也做不出的菜煎饼。在此之前,老家的兄弟们多次和我强调,现在出门买菜都不用带现金了,我还不太相信。毕竟,去年这时候,我还是带着现金来吃菜煎饼的。

鲁南大地腹地深处,深藏在群山老林里的村村落落,转眼间,生活方式已经悄然起了变化。

电商渐起,两辈人的推波助澜

这些年,电商的触角遍及大江南北,管道也渐渐铺到了生养我长大的这片小山区,外来的“物种”越来越多,短暂丰裕了父老乡亲们的物质生活。

买些坚果、选点好菜、挑一挑强身健体的保健品,大部分隔天也就送到了,甚至还能送到家门口,总算省去了父母们的东奔西走、精打细算。前段时间,父亲听说一款茶降血压的效果不错,打电话问我网上能不能买到,我欣然应诺,几分钟时间就搞定了父亲不常提起的“恳求”,想想真好。

此前,也曾在网上购买花椒剪、板栗脱壳机等各种花式设备,好用的不好用的,打破空间、时间局限的互联网带着这些小工具,总归是减轻了一部分的手工劳苦。

不过,遗憾的是,生鲜类的食材目前还触及不到十八线小山村,我多次想买点新鲜海鲜寄回老家,最后都被电商们以不在服务范围为由拒之门外了。

但还是要感谢阿里、京东们,逢年过节、应急之需,如我一样飘荡在外的年轻人,能够比较顺畅地在网上购买一些好吃好喝好用的寄给父母,夜深人静,还能觉得自己对父母们有点小用。

当然,逐渐触及、填充十八线小山村的电商,也要感谢飘荡在外的这些年轻人,电商渐起的背后,是他们在真切的推动。

不过,电商带来的更大变化,还要从物品流通、人力流通的速度在急速极高说起。

十八线小山村,靠山养人、靠土吃饭,物产或者说土特产是极其丰富的,举凡各类水果、山珍,应季之时,大都采用原始的“赶大集”来实现相互之间的物品交换。去年曾有节目组走进鲁南大集,记录下了这绵延数百年的活着的世相,仿佛令人置身时光隧道。

十八线小山村:两辈人的互联网冲击

如今,“赶大集”的形式正在被电商冲淡,樱桃、板栗、花椒、生姜大蒜等越来越多的土特产开始现身电商平台上的个人店铺,或者微商们的朋友圈。最典型的例子,我的姨弟姨妹们,一到应季水果上市,就开始在网上四处推销、代为寄送,甚至一度将自家的水果卖到脱销。电商之下,物品流通确实在加快、延伸,父辈们的认知也在快速被打破。

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农业的创业氛围渐浓,从田间地头直达城里人的餐前厨下,十八线小山村相对绿色、有机的各类蔬菜越来越紧俏,甚至开始催生了很多专供菜园和“职业”摘菜员,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我的老母亲,正是“职业”摘菜员中的一员。去年,她不顾反对,跟着一群人跑遍了临近的大小菜园,甚至一度跑到烟台、青岛,拔萝卜、刨土豆、摘白菜,按天或者论斤计费,平均下来一天大概可以赚到80-130元,虽然微薄、辛苦,却经常对我说赚的踏实。

我大概估算了下“职业”摘菜员的平均年龄,50岁以上,年龄高的,大概有70岁。难以描述,他们,正和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四处奔命。

支付先行,难以想象的普及速度

就像开头提到的,支付方式的变化快到难以想象。在我的感知里,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被十八线小山村接受,大概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

用支付宝付掉菜煎饼的费用后,我特意到菜市场去逛了逛,发现卖菜的小商贩们,确实有很多都在摊前挂上了支付码,更不用提那些年轻员工比较多的超市、商场、理发店之类的了。

十八线小山村:两辈人的互联网冲击

“其实挺麻烦的,我搞不太明白这玩意,但是省了数钱算账了,也不像以前老是要准备很多1毛、5毛的零钱。”一位摊主告诉我。而据不少买菜的人坦言,扫码支付最大的好处是,再也不怕被卖菜的人“坑”了,以前很多卖菜的不愿意找零,1毛、2毛就给“赖掉”了。

省事之余,我其实担忧他们不好应对账户安全问题。一次,有人用支付宝转账还给我母亲2000元,母亲反复问我到账和资金安全问题,回家过年,母亲还拿出手机让我再检查了一次。

“会担心记不住密码吗?”我问一位上了年纪的摊主。“担心,我都把密码记在本子上了,万一弄不明白,就问俺闺女。”

一番询问下来的总体感受,支付方式的普及很大程度上源于两个原因,一是都有子女们在背后引导,年轻点的来买东西也都想用扫码支付;二是有利息、能赚钱(包括平台补贴、春晚等节目红包互动等),这个因素的诱惑也很大。

某种程度上说,互联网大潮席卷之下,新技术一旦彰显出巨大的普适性,不管普通人是否充满恐惧感、不安全感,被动接受、适应几乎是必然的。

不过,对我而言,支付方式普及的最大好处是,给父母打钱再也不用担心他们找各种理由拒收了。“老爸老妈,刚转了点钱过去,不常在你们身边,买点好吃的……”

视频之下,中老年正被西瓜占领

视频并不是个新技术,但却在新的载体和新的形式上爆发出了深远的影响,远在十八线小山村,这股力量也成功驻扎了下来,时刻涤荡着两代人的对话、情绪、隔阂以及娱乐方式。

十八线小山村:两辈人的互联网冲击

大约在两年前,母亲百般不愿的换掉了诺基亚老年机,尝试用起了智能手机。母亲虽然识字,但用起智能手机来依然不容易,最大的鸿沟反而出在打字上。好在,经过几天努力,母亲学会了在微信里发送语音和发起视频聊天。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对于常年在外的孩子们和父母亲而言,这是多么大的变化——想念的时候,就打开视频聊天,即使看一眼,也足够抵消所有的不安和疲惫。我还清晰记得前几年的恐惧感,一年回一次家,每次第一眼看到父母,都会被父母一年老去一大截的模样震撼。不过,他们确实越来越老了,虽然隔三差五的视频聊天并不能消解掉这种恐惧感,总归多了一层心安。我想,这也算是技术进步带给我们的一个宽慰吧。

不过,视频聊天也带来了新的恐惧感。以前朋友们常说,出门在外,对家里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反正过得好不好,他们也看不到。视频聊天的普及,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我们的这种“小算盘”,真受了委屈,别说轻易隐藏,只怕忍住不流泪都不容易。正如我,最近因车祸受了点伤,接受视频聊天的第一眼,母亲就哇地哭了出来,我看着苍老的母亲哭得像个孩子一样,却连一句像样的话都找不到。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有些痛恨这个让我无法躲藏的技术。

不知道是不是适应了视频的缘故,母亲最近疯狂迷上了西瓜视频,每天都看得很欢乐,并且常常问我有没有安装,有没有看到西瓜上某某“专家”说的什么。不过令我想不到的是,母亲手机上的西瓜视频是我小姨“怂恿”并且协助下载安装的,过年走街串巷几天,才意识到西瓜视频不止席卷了小镇青年们,也正在席卷类似我母亲、小姨这样的中老年群体。

我甚至觉得,西瓜视频对中老年群体的影响更强,他们太信任甚至迷信这些视频主了,对视频内容的辨别意识和能力都很弱。以我母亲为例,她的关注点主要在养生健康类、生活小知识类以及涉及事故、犯罪这样的新闻或段子上,她会认为这些内容都是真实可信的,不仅自己照做,还常常拿来嘱咐我,生怕我乱吃了什么相克的食物,或发生了什么意外。

老实说,有时候会觉得有点无奈,想反驳又不忍心,很想拜托那些内容生产者们,尽量不要唯流量至上啊,真的会害人的。虽然,这是不可能的。

有时候也安慰自己,西瓜视频这样的事物,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欢乐、一些安慰、一些沟通的话题,也算好的。

如果哪天区块链们也蔓延到了这些十八线小山村,我恐怕真要跳起来骂人了。

2016-11-28

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资本、平台、网红三个“女人”一台戏正在短视频的舞台上轮番上演。在平台这个维度,据说是裹挟着一股澎湃味的梨视频也正式加入短视频战场,并靠着曝光常熟童工的视频迅速进入状态,可算是不怕水深就怕水不浑。而在网红这个维度上,短视频女王Papi酱与老罗突然“分手”,1200万嫁妆泡汤,也让众多围观者担忧起了短视频的饮食未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资本的疯狂涌入,平台和网红的齐飞,确实一下子把短视频推到了“风口”上,在“柴草”烧完之前,短视频这把火势必还会越烧越旺。先不妄谈趋势,我们不妨回过头来看看,短短几年时间,短视频这把火究竟是如何烧起来的?

从0到1,移动短视频初露峥嵘

追根溯源的话,短视频应该肇始于2011年,起因是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发展支撑起了移动短视频应用的出现,不过这一时期并没有什么代表性的明星产品。当然,这一方面是因为移动互联网大潮声势刚起,用户习惯和应用场景都很有限;另一方面则是受制于带宽、网速等硬件条件不足。不过,时间推进到2013年,秒拍、微视等立足于社交平台的短视频平台开始出现,算是正式拉开了移动短视频时代的帷幕。

2013年7月,潜伏两年之久的一下科技完成新浪领投、红点和晨兴资本跟投的2500万美元B轮融资,储备了充足的“粮草”。同年八月,一下科技正式推出现象级爆款产品“秒拍”,并借助“老东家”新浪微博的独家支持以及众多明星大腕的入驻,迅速将用户量级推至千万级,迎来短视频领域的第一次大爆发。几乎在同一时间,腾讯也正式推出了与之抗衡的短视频应用“微视”,主打PGC内容生产,并打通腾讯旗下的QQ、微博、微信等产品链,用户可将自己录制的8秒钟短视频同步共享至腾讯微博、微信好友及朋友圈等,实现多渠道分发。可以说,秒拍和微视的出现既宣告了移动短视频时代的到来,也昭示着国内互联网巨头开始杀入这一新兴领域。

不过,这一时期的移动短视频基本还是脱胎于国外鼻祖Vine的模式,彼时微信还没有爆发,无论是秒拍还是微视在产品功能发面也都乏善可陈,既不能瞬间直击用户心理,也缺乏有效的关系链基础,整体来讲整个移动短视频市场还有些不温不火、伺机待发的感觉。

从1到2,社交媒体与工具平台“双剑合璧”

进入2014年,很多嗅觉敏锐的企业和创业者闻到了短视频的“肉香味”,开始纷纷涌入,大批移动短视频应用密集面世。与前一阶段基本以社交平台为依托的短视频模式不同,陆续涌入的玩家在模式创新方面也前进了一大步。首先是Gif快手的涅槃重生,靠主打低廉、草根文化成功俘获了亚文化阵线的众多粉丝,其次“小影”“小咖秀”等短视频应用则将触角延伸到了个性化工具生产方向,由此逐渐确定了以工具为核心的发展脉络。

当然,巨头们也没闲着,在互联网“二八定律”、赢者通吃的逻辑下,巨头们开始向短视频行业霸主地位发起冲锋,微视、美拍和秒拍先后发起了“春节拜年”、“全民社会摇”以及“冰桶挑战”三大著名战役,将短视频市场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到2015年初,短视频市场就已经初步形成了“诸侯割据”的鼎立局面,以“美拍”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模式,以“微视”为代表的PGC模式,以及以“小影”、“小咖秀”为代表的工具平台模式,市场相对胶着。不过,由于秒拍和美拍的激烈竞争,“微视”的空间被进一步挤占,加之势不可挡的微信随后开发出了6秒钟“小视频”功能,2015年3月“微视”遭到腾讯战略放弃,随之迅速陨落。

N或N+,垂直细分与内容创业的爆发

而短视频真正意义上进入爆发期,则要从2016年算起了。和前两阶段以平台为主角不同,2016年则真正成了众多短视频内容创作者的“元年”,内容与融资共舞,形式与渠道齐飞。

众多短视频内容创作者的涌入,众多独具特色的移动应用出现,使得短视频市场开始向精细化、垂直化方向发展。比如,主打生活方式的“刻画视频”,主打财经领域的“功夫财经”,主打体育短视频的“秒嗨”,诸如此类,正如人类发展进程中的分工协作一样,短视频市场也开始展示出更加多元、更加丰满的一面。在这一趋势下,过去大而全的、粗浅搞笑、劣质鸡汤类的短视频内容难以为继,而那些拥有强大原创内容生产能力的创作者则顺势脱颖而出,得以更好地享受短视频爆发带来的“行业红利”,譬如开篇提到的Papi酱,2200万的贴片广告曾是多么的风光无限!

短视频内容的百花齐放,同样强烈吸引了资本的眼球,2016年短视频领域的融资也呈现出了井喷之势。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来,获得风险投资的短视频项目多达十余个,部分短视频项目融资进度甚至达到B轮以上。

另一个新的趋势是,主打新闻资讯的短视频平台开始出现,并有急速增长的趋势。新京报的“我们视频”、南方周末的“南瓜视业”、界面的“箭厂”、澎湃味的“梨视频”等,都在2016年陆续浮出水面。从内容输出角度来看,这些新类型平台大多沿袭了正统媒体的套路,专注于国内外时政新闻资讯,不过南瓜视业和箭厂稍有偏离,一个主推文化和生活方式类视频来寻求从报业集团向文化传媒集团的转型,一个则专注于人物纪录片欲用非虚构故事记录时代脉搏。不过在渠道分发方面,无论是南方周末的“南瓜视业”还是新京报的“我们视频”都相对单一,基本还是依托于新浪或腾讯的渠道,而梨视频则更激进一些,基本是自有APP+全网覆盖的布局。

虽然短视频新闻内容略显正统、渠道稍显单一,但这一新形式还是受到了公众的热烈欢迎,像新京报的“我们视频”上线一个多月就在腾讯视频上收获了1.3亿次以上的播放量,足见其张力。不过不太好的风向是,新出台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给互联网新闻直播树立了较高的门槛,短视频新闻的未来还有待时间检验。但总体来说,短视频新闻既为广大网民获取新闻资讯提供了新渠道和新体验,也极大拓展了短视频的内涵和外延,对于苦苦寻求突围的传统媒体来讲,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启示。

———分割线————

晓枫说,游走在科技与人文之间,新浪创事记、虎嗅、百度百家、砍柴网、搜狐、艾瑞、品途等专栏作者,联系请加个人微信angaoeng。